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不败军神第章婚礼的原因营养

2021-01-15 来源:

不败军神 第654章 婚礼的原因

听了吴畏的叙述,叶知秋的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肖媛叹了一口气,向叶知秋说道:“外面冷,回书房去吧。”

叶知秋点了点头,负手慢慢往回走,走了几步之后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向吴畏问道:“康南海是不是以为这是我在指使。”

吴畏咳了一声,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看着叶知秋不说话。

叶知秋恍然,“是了,他当然不会直接这么说。”

他看着吴畏摇头说道:“那么你就信了?”

吴畏摊了摊手,“我要是相信,就不会来见你了。”

叶知秋点了点头,思索着说道:“但是很多人都会这么想,也许有人就是想要这个效果。”

他看着吴畏断然说道:“国会没有组阁的权利,要弹劾总理,必须总统批准。除非有特别重要的理由,我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批准,这等于是在打我自己的脸。”

吴畏恍然大悟,他只看到了府院之争,却没想到在外人的眼中,两个人毕竟是翁婿关系,如果程斌刚刚当上叶知秋的女婿就被弹劾下野,叶知秋的脸面的确不会好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连自己的女婿都罩不住呢。

也只有像吴畏这样深知两个人之间关系没有那么融洽的人才会这样想。

看到吴畏露出尴尬的神色,叶知秋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跟着自己。看起来叶知秋也并不想回书房去,吴畏的话似乎勾起了他的一些想法,所以他要独自思索一下。

吴畏停住了脚步,向叶知秋问道:“我能去看看叶黛吗?”

叶知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不能?”

吴畏扁了扁嘴,“我不知道,也许待嫁的女孩儿不能随便见其他男人?”

“第一没有这条规矩,第二你也不是其他男人。”

叶知秋说道:“快去吧,记得一起吃中饭。”

吴畏当然知道叶黛在总统府的住处,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拜访。

事实上,他刚才像叶知秋询问可不可以去见叶黛,当然不是因为担心有什么风俗习惯?他一直觉得叶知秋和程斌在谈起这件婚事的时候都会流露出一些特别的表情,所以他很自然地怀疑这其中有什么见鬼的猫腻,天地良心,他可不想卷进豪门大宅的内斗当中去。

但是现在从叶知秋和肖媛的反映上来看,吴畏完全是想太多了,毕竟这不是女频宫斗文。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再见到叶黛的时候,吴畏仍然感到非常吃惊。

在他的想象当中叶黛终于要和苦恋多年的心上人结婚,肯定特别激动,再加上她又不是那种喜欢安静的女孩子。肯自愿留在房间里等婚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见到自己之后多半要抱怨一下,弄不好还要上演利用自己帮她偷跑出去的经典桥段。

但是没想到叶黛的样子居然非常安静,就好像她一点儿都不在乎这一段时间要一直宅在家里。

而且出乎吴畏意料,叶黛看起来居然比平时胖了不少,当然这也许和她穿着样式宽松的家居服有很大关系。

看到吴畏来看她,叶黛显得很高兴,但是在兴我产生换工作的念头。和小蓝一商量奋的神色当中还夹杂着一些羞涩。

吴畏盯着她看了并由国务院总理签发政府令后一会儿,直到叶黛的脸上泛起红晕,他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猜到了这件婚事如此仓促的原因。

他看着叶黛皱眉问道:“这是谁的主意?”

显然叶黛还打算试图隐瞒一下,垂下目光吱唔着说道:“什么主意?”

吴畏哼了一声,自己走进房间坐到椅子上,看着扭捏跟在身后的叶黛,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如果我早知道是这么回事,程斌别想有好果子吃。”

叶黛当然不知道吴畏指的是国会议员准备弹劾程斌的事,还以为吴畏打算使用武力去教训程斌。

这个时候她已经相信吴畏发现了真相,自然也就不再试图掩饰,小声解释道:“其实也是我们一时糊涂……”

吴畏越听越生气,怒道:“你一时糊涂我相信,他连总理都当上了,也会一时糊涂?”他恨恨地骂道:“这分明是生米煮成熟饭,几十年前就没人用这种办法了。”

如果换一个男人和叶黛讨论这种问题叶黛多半要羞愧不堪,直接退避三舍也是有可能的。但是面前这个人是吴畏,叶黛并没有觉得有多难为情,反而为程斌辩解道:“总理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人。”

吴畏看了她一眼,“问题是……”

他本来想说的是总理能管国家大事,难道还管不住自己的东西?但是想想这种话对叶黛来说毕竟有些粗俗,于是又咽回了肚子里。

叶黛倒不知道吴畏肚子里转的是什么念头,发现吴畏主动闭嘴,总算松了一口气,说道:“他说你答应做他的伴郎了?要不要我找个人给你说说西式婚礼的过程?”

“不用了。”吴畏没好气的说道:“这玩意我又不是没见过。”

他看了一眼好奇的叶黛,无奈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一个月之后你就不用担心了。”

“还是要担心被人算出时间来啊。”叶黛虽然不是少女了,但是仍然有一些天真的神情,她向吴畏说道:“是谁告诉你的?”

说完她看着吴畏的神情,变得惊讶起来,“是你自己发现的?你怎么能看得出来?我又没吐?”

吴畏更没好气了,这又不是tvb,自己也不是弱智。只是答案也没那么容易给出,难道告诉她自己从前的同学有未婚先孕的?

发现吴畏不肯回答这个问题,叶黛自然开始有不好的联想,她低呼了一声,“秀云也……”

“别胡说八少花钱道。”吴畏连忙打断了她的猜测。

叶黛吐了吐舌头,轻声说道:“知道当初我们害怕父亲会反对婚事的时候,我想的是什么办法吗?”

她说道:“我说可以请你去作说客。”

吴畏一愣,苦笑道:“你倒看得起我。”

“你总是有办法。”叶黛说道:“而且我知道,需要的时候,你总是最值得依靠的,就像那次在京城郊外。”

吴畏叹了一口气,知道她说的是俞世海叛乱时自己飞马救她的那一次,摇头说道:“程斌其实也不错,只不过这玩意也算各有所长。”

“没错。”叶黛轻轻伸手扶住吴畏的肩膀,“有他作丈夫,有你作哥哥,我觉得好幸福。”

吴畏笑了一下,拍了拍她的手背,想不到自己也能给别人幸福。

...

福州医院哪妇科好
如何治疗老年性阴道炎
成都癫痫病
友情链接
上海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