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上古传人在都市第一百二十三章能者多劳啊营养

2021-01-15 来源: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一百二十三章能者多劳啊

岳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车上,外面已经夜幕降临,蒲阳正开车往回走。

“我们这是……我们在哪?”岳鹏拍了拍脑袋,‘迷’糊的问了一句,然后马上警醒了过来,赶紧‘摸’向自己的佩枪!

作为警察,被人攻击到昏‘迷’,害怕的事就是被抢了枪,这用来谋杀,几乎是一颗子一条命,若是专业的杀手,甚至可能杀多的人。

发现枪还在身上,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蒲阳,又追问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两个……”

他开始回想起来了很多事情,就好像做梦一样,他依稀看到了那个漂亮的‘女’主人在被蒲阳‘激’怒和攻击的时候,出现了异常的状况。后来就失去知觉了!

“蒲……老师,这么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果真是妖?那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这是……”

“你十万个为什么呀?”蒲阳拿了一支水给他,“清醒一下吧!”

岳鹏满腹疑问,哪里有心情喝水啊!但蒲阳既然这样,他也只好接了过来。打开车,探头倒水在脸上抹了一把,这能让他感觉清爽一点。

随后他点了一支烟,慢慢捋顺一下记忆和思维,把下去从来这个东沃镇的种种部回忆了一遍,一直到失去知觉的前一刻。

“我已经很清醒了,跟我说说是什么状况吧。”

再问这话,岳鹏不仅仅是狐疑好奇,而是很郁闷。他虽然不是主攻搏击的格斗狂人,可怎么说也是堂堂刑侦支队的支队长,今天却是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连怎么被人‘弄’晕过去都不知道,这要说出去,实在丢人丢大发了!

“你不是做梦,脑子也没有糊涂,今天就是带你见识了妖族。”蒲阳平静的迅速:“之前我和他们翻脸动手的时候,赫海把你‘弄’晕了。之后的事情就比较简单,基本上就是我和他们两个的战斗。后当然是我赢了……”

“这是你救了我?谢谢。”岳鹏的话语有点苦涩,从一开始他就完不相信蒲阳,觉得这是一个招摇撞骗的人,不知道是用什么忽悠了张处长。没想到这个世界真的有妖存在!

他脑子里又浮现出了箢箕双手陡然延长了一截的画面,忍不住还有一丝怀疑,或许……这是传说中的“缩骨功”之类的功夫呢?凭着那就说是妖,还是有点不大可能呀?

“不用客气。我带你过来的,当然要带你离开。”

“后来呢?您对他们……”

正因为自己也常常练拳,所以岳鹏向来很清楚虚构武侠里面的神功和现实国术的区别,但跟怪力‘乱’神的妖族比起来,他又宁可相信箢箕是会什么奇功。不过若真如此,蒲阳能把他们打败,也是一个高手!因而他不自觉的用了敬称,而且不是之前的客套。

“放心吧!我没有忘记是来干什么的,案子的事我也‘弄’清楚了。”

“怎么样?”岳鹏‘精’神一振,赶紧追问了起来:“乔本发真的是他们杀的?”

“我不是警察,所以不需要那么多的证据,完可以凭着自己的猜想信口开河。之前我对他们说的话,也是在诓他们。在我收拾了他们之后,已经‘逼’得他们屈服,赫海答应说会把凶手找出来,并让凶手到警察局去自首。”蒲阳简单的说了一下。

岳鹏目瞪口呆:“就这样?”

既然是屈打成招,就算你要‘逼’着他自己承认是凶手,也不是不可能。可你人都走了,人家哪里还会再承认?这些有钱人都会有自己的律师,讲起法律来一般人怎么会是对手。说不定还要反告一状!

蒲阳奇怪的反问:“那还要怎样?留在他家吃晚饭再走?”

“……”岳鹏被他的思维打败了,苦笑道:“蒲老师,您还是太……善良了。我跟你说,就不说他们是不是妖,像赫海这样的大老板,不是那么容易能搞定的,你把他们给打狠了,只会让他们把你给告了……”

他努力回想当时在客厅里面的观察,想想有没有摄像头。如果没有监控视频的物证,单单只是他们两个所说,还不是那么容易的。至于案子的事经费多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他已经不想那么多了,蒲阳的话论是不是诓骗编的故事,都是法作为呈堂证供的,警方不能以此为证据来调查。

蒲阳安然的开车,没有跟他过多的解释。

……

回到市内,两个人随便67个停车泊位属时段性找了个地方吃了点东西,便返回了刑侦支队。没几个人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参与策划的张永‘春’还在等着,即便路上岳鹏已经跟他讲述了一下过程,还是当面的亲自了解了一下。

张永‘春’对蒲阳的信任程度是要高得多的,虽然蒲阳没有细述,但从那肯定的话语,也让他相信蒲阳一定是有把握的。可在没有结果之前,他这个客座也不好多的指手画脚,便让岳鹏给蒲阳安排住宿。

蒲阳却是拒绝了他的好意,直接说这案子已经用非常手段破了,很就会有结果,他留下来也没有太多的意义,便要离开。

站跟企业实际的营销脱节。往往由于企业的人事变动 岳鹏以为蒲阳是担心被赫海告,便要一走了之。或者是觉得被请来,却没有为案子的侦破做出什么贡献,反而是惹出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是想要在保留颜面的借故离开。虽然心下暗叹,但他自己是什么都没有做就被打晕了,也没有了轻视之心,同意让蒲阳“体面离开”。

结果还没有出来,蒲阳便要离开,这让张永‘春’也有点动摇了,但蒲阳本就不是他的下属,是请来帮忙的外援,这在罗宝市的案子,他也说不准能争取到多少奖金,自然也不好多干涉蒲阳的行踪。

蒲阳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先是拨打了一下秦瑶的,今天身边一直有其他人,他也不方便打过去问沈荷菁的情况。不过有秦瑶在,相信是不会有什么状况的,但毕竟想要挣沈培明的钱,还是关心一下客户的安。

秦瑶知道他的来意,接通之后,直接先说出了答案:“沈总这边没事,今天我都在她身边。你那边怎么样了?”

“没事就好,我去找赫海了。”

“你怎么说的?”秦瑶也知道法左右蒲阳的想法,既然决定去找赫海,就一定会执行,她现在就想要知道结果如何。

“直接说呗!”蒲阳伸了一个懒腰:“这家伙有点不识趣,不过我已经把他打服气了。他承认这个案子跟他们是有关系的,会给我一个‘交’代。不过沈荷菁的事,他貌似不知道。”

秦瑶一阵语,把赫海打到服气?有那么夸张么?不吹牛会死呀!

“这边我还在调查,应该不是海族水妖。接下来怎么安排?”秦瑶也没有多说她的调查过程。

蒲阳嘿嘿一笑:“我是能者多劳,不怕辛苦啊。这边警察的案子有了结果――虽然暂时他们还没有看到结果,还不怎么相信我。不过我已经不需要继续在这里窝了,而且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给我多少奖金,估计劳务都捞不到,所以还是保护沈大小姐比较有前途。我决定联系董事长,明天就兼职沈总的保镖。不过估计她是不信任我的,而且我也做不到贴身保护,所以还需要你照看一下。”

秦瑶早见识过他的贪财‘性’格,可没想到这家伙那么现实,连帮警察也是直接和奖金挂钩,发现没多少奖金就敷衍撂挑子!

“让你保护菁菁,你就直接想着钱?作为朋友你不觉得有义务吗?而且还可能是冲着你来的!那就是被你连累,你应该条件保护!”

蒲阳听着她没好气的话,嗤笑了一声:“拜托,瑶姐儿……”一听秦瑶的气息不对了,他马上改口:“瑶妹子,你觉得沈荷菁沈总、菁菁大小姐,论哪个身份她能把我当朋友?”

秦瑶沉默,确实,要说沈荷菁和蒲阳会是朋友,是很别扭的。

“这不结了?我和她不是朋友,她只是我的老板、雇主,既然现在她爸又要雇我做她的保镖,工作多了当然也要多收钱呀。再能者多劳,也得有加班吧?”蒲阳长吁短叹,“再说了,如果我不收钱的话,董事长会怎么看?我跟他也不能算朋友,没到打工的‘交’情。在他心目中,我是世外高人,不要钱就是想要其他比钱贵重的东西!古董‘玉’器倒也罢了,怕他看我长得帅,以为我图谋的是他闺‘女’,那我不六月飞雪吗?”

秦瑶满头黑线,败给了他。“好吧,照你这么说,不仅仅要收钱,还要收贵一点才能让董事长安心……你真有‘奸’商天分!让人心甘情愿给你高价,还念你的好!”

“别这么说啊,我会骄傲的,骄傲就不能进步了。”

“……”秦瑶奈笑骂:“得了,记得明天滚来上班。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几天没上班,别人都要以为是我包养你了。”

“包啊!我要求不高的……不和你说了,车来了。”正说着,有一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蒲阳的旁边,一下认出是柳芊荨的车,他当即和秦瑶挂线,看着从车探头出来的柳芊荨。

成都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拉萨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太原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
上海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