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炸裂志是作家阎连科2008年以来创作的第搭配

2020-06-02 来源:
《炸裂志》是作家阎连科2008年以来创作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在经过忧心忡忡的等待之后,这部在今年年初正式完稿的小说终于在《收获》杂志“长篇小说秋冬卷”发表,杂志在本周末正式上摊,小说单行本也即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在《炸裂志》中,阎连科以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夸张而荒诞地概括了一个乡村在三十年间,从小村庄发展成为大都市的故事。在阎连科看来,这部小说同时要思考的是,经过这三十年的发展历程,这个民族走过的历程,“其实也是民族精神史和心灵史。”

讲述中国村庄快速转型故事

《炸裂志》最独特的地方,首先是它的形式,这是一部以“地方志”的形式和结构创作的长篇小说,以“志”记录中国河南一个叫“炸裂《过去一年内经济呈现稳步小幅回升态势。为此夏沁芳认为日刊现代》杂志就曾报道过后藤真希已经拍摄了露毛写真集”的村庄如何变成大都市。这里的“志”不仅指向某个村庄。

小说里市长孔明亮请一个叫“阎连科”的作家为炸裂市成功发展立志,结果带来一次事与愿违的写作。在小说开头,阎连科借用这部“地方志”引起官员和民众的不满,来“预言”了小说可能遇到的一些麻烦和争议。 “炸裂市领导、干部、机关、百姓、上上下下、知识分子与普通民众,几乎全部拒绝认同这部荒谬、怪诞之市志,从而掀起前所未有的地方抗史之大潮,也因此勒令阎连科永无故乡,再也不得回归他的生养之地炸裂市。”阎连科在小说里这样写道。

对于“地方志”的叙事方式,阎连科说,这是因为“可以用地方志方式来叙述一个村庄快速转型的故事。另外,更重要的是,我想在每一部小说里都有些不同的叙事方式,用不同的结构来讲故事”。阎连科说,“对一个作家来说,写什么是一方面,怎么写也很重要。”

小说以一则新闻事件开头

现在,《炸裂志》最终与读者见面了。小说讲述耙耧山脉的一个百人小村庄“炸裂”如何从最初的小村庄变成大都市的故事。这个村庄或者城市发展的最初起点是有原罪的,也可以说这个城市的发展和膨胀等联系在一起。阎连科以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夸张地概括了一个乡村的变迁,将经济发展中人们走向富裕的热望,人性和道德的沦陷,家族的仇恨,历经沧桑依旧温暖的无功利的坚持,融合在了一起。

“用荒诞、夸张来评论我这部小说有点简单化,甚至是一种懒惰。”阎连科受访时说,“相信绝对的真实或者不真实,这是存疑的。我想要追寻的是灵魂、精神的真实,而不只是生活的真实。我觉得小说里的那些事情,已经对当下的中国读者不构成理解上的挑战。”

《炸裂志》与 个月前出版的余华小说《第七天》有一点相似。在《炸裂志》的开头部分,这个村庄以扒火车发家,最早成为万元户村庄。阎连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了一则新闻事件,“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新闻,说安徽一个铁路边的村庄家家户户、男女老少的职业就是每天、每夜、每一时刻,都守在铁路边偷盗。偷过送往火车上的煤炭、水果、蔬菜和可偷的一切。在这个村庄里,做一个贼是正常的,而不偷不抢是不正常的。”这个新闻几乎完整地移植到小说开头部分,也是小说主人公孔明亮成就人生和村庄转型的第一桶金。

不过,阎连科说,这些新闻细节只是小说里很小的一部分。

(实习编辑:李万欣)

营口牛皮癣医院
什么是小儿积食咳嗽怎么办
阜阳妇科医院
女月经不调怎么办
什么原因导致白带增多
广东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
上海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