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代表七塔之上第二十四章偶然相遇

2020-09-19 来源:

据了解七塔之上 第二十四章 偶然相遇

李佳觉得学校必须立刻办个语言班,赶紧教会他说西班牙语,否则太不利于和当地群众进行深入和密切的交流了。就凭他现在会说的“你好”,“谢谢”之类的几个词,完全不够应对眼前的局面嘛。

你看,在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多漂亮姑娘啊,还一直扑闪着大眼睛好奇地盯着他瞧。那姑娘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年纪,身形窈窕修长,虽然穿着很朴素的灰色粗布衣服,但是显得干干净净。那脸是淡淡的小麦色,皮肤吹弹可破,她有一头暗红色的披肩长发,眼睛是透着微微橙色的深红,眉毛有些直但是又细又深,嘴唇有些厚但是饱满丰润。她挎着一篮子的苹果站在那里,露出天真好奇的神色。

姑娘的声音清亮中带着醇厚,听起来如同饮着甜酒,李佳这辈子,就没遇到过这个级数的美女,对他那么有耐心的说话。可是他就是听不懂!这让他都快抓狂了。

如果说,有美女和你搭讪是一出喜剧,那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就是大大的悲剧了。

不过即使这样,李佳还是深深地被她吸引住了,他看了她第一眼,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更忘了问她怎么会出现在学校里面,站在明明不允许当地人进入的地方。

“姑娘,你怎么进来的,这里不能随便进。”过了半响李佳才想起,应该把她带出去,他知道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话,于是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红发姑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拍了拍自己饱满的胸口,说了声:“赛琳达。”又拿出一个苹果,用袖口擦了擦,递给了李佳。

李佳有些受宠若惊,接过苹果以后,他想了半天,只得也拍了拍自己的胸,说道:“李佳。”

“李掐,李虾!”名叫赛琳达的姑娘,学着他的发音,试着喊他的名字,不过李佳重复了几遍,她也没学准。她似乎也发觉自己没说对,发音有些滑稽。又看到李佳有些着急的样子,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李佳不知不觉就被她感染了,也跟着嘿嘿地笑。笑着,他很自然地咬了一口苹果,很甜。

——————————————————————

赛琳达姑娘好奇心很足,李佳带着她走,她老要东张西望地看,高楼她要看,平房她也要看,雕塑要上去摸一摸,椅子要上去坐一坐,还好现在是晚饭时间,天色有些昏暗,路上没什么人,远看也分辨不出她是当地人。不过这个活泼美丽,还有点任性的当地姑娘,似乎特别能感染人,李佳跟着她东游西荡,看着她的身影,心情似乎也欢快了起来。

不过,我该怎么带她出去呢?这段时间一直有周边的村民,来这里和“魔法师”大人们交换食物和物资,因为地球人们还挺和善的,给出的也是好东西,这就有抱着各种心思人想混进学校一探究竟。护卫队这两天揪住了四五个翻墙进来的家伙,有些是小偷,有些是闲人,反正个个都被揍了一顿,赶了出去。

这么可爱的姑娘……可不能让她被那些粗暴的家伙逮住。不能走正门,如果落在王济远那个铁面无情的家伙手里,说不定真会下手教训她。得另想办法把她送出去。

李佳想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端详了一会儿,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两人路过超市的时候,这栋长相特别的大房子,让赛琳达一个劲地往里面张望。

李佳知道超市现在可是库房重地,就算是自己人都不让随便进。如果在这里被护卫队逮住,他俩都没有好果子吃。

李佳赶紧拦着赛琳达,而她就和李佳转起圈来,好在李佳篮球打得不错,一阵严防死守,没让她跨进超市的大门。赛琳达进不去,有些生气的把一篮子苹果都塞在了李佳怀里,指着超市里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话。李佳虽然没有听懂一个字,但是很准确地抓住了对方的意思:小气,不地道,忘恩负义,吃了苹果不负。

这时候超市里的人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一个战士走到门口,向外嚷嚷了一声:“谁在外面闹啊,这边现在是库房重地,不许喧哗!”

李佳连忙拉着赛琳达躲到一个转角处,把一篮子苹果塞回她怀里。给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让她站着别动。

“哎,是我!商务组的李佳。外面没事,有几个想开后门换东西吃的家伙,被我赶走了。”他一本正经地走进超市,和看守超市的几个人打了招呼,编了个很难戳穿的理由,“门口交易点的塑料脸盆又快没有了,我来盘一下,还有多少库存。”

战士看到果然是常来提货李佳,就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把他让了进去。李佳进了超市在日用品区装模作样地转了一圈,走过食品区的时候顺了一瓶可乐和一小包夹心饼干,然后和看守的战士打了个招呼,又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等他跑到转角的时候,赛琳达已经没了踪影,他赶紧沿着超市的周边找,围着超市转了半圈,才发现这姑娘原来和公用机耗上了。穿着粗布衣服的姑娘挎着果篮,站在一个公用亭前,显得有些不搭调。她显然不知道,听筒是干什么用的,正把线拉出了老长,然后把听筒当流星锤甩呢。

“赛琳达。”李佳压低了声音喊她,把她吓了一跳,双手一松,失控的听筒一下子撞在有机玻璃的隔断上发出“砰”的一声大响。响声把周围路过几个人的注意力都引了过来,在他们看清楚赛琳达之前,李佳一把拉过了她,窜进了超市边上的一个小巷。

“一会吃饭时间结束,巡逻的队伍又会多了,我得赶紧带你走!”李佳不管对方是否听得懂,自顾自说道。

他拉着赛琳达的手,觉得这只手比想像中的大些,皮肤也有些粗糙。果然是劳动人民的双手啊,他心想。再回头看赛琳达,这时候她也不闹了,温顺地跟着他跑,脸因为气急泛起了一点点红晕,煞是可爱。

他领着她,一路跑到了学校围墙边缘的一个地下室入口处,李佳看准周围没有巡逻的人经过,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通往地下室的门,这里原本是堆放旧课桌椅的地方,现在也划拨给商务组堆放杂物,当时李佳负责清理了这个房间,自然留有这里的钥匙。

没人知道,这个房间的底部其实也在着陆时破裂了,塌陷出了一个通道。只有李佳整理杂物的时候发现,从这个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往下走,就可以到达“学校岛”的底部,直接就能跑出学校。这个洞的出口从外面看,因为视角的关系根本看不见,是条安全性很高的秘密通道。李佳当时并没有上报这件事,现在却有了用场。

突然被李佳拉进了一间黑乎乎的房间,赛琳达显得很紧张,一把挣开了李佳的手。李佳打开一个手电,耐着性子对她说:“我要相信我,我一点恶意也没有,让我送你出去。”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外面的意思。

赛琳达一开始显得有些害怕,但是李佳把这几句话反复说了几遍以后,她安定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他语气特别诚挚,还是神情特别可靠。赛琳达最后就像听懂了他的话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再次和李佳的手相握。

李佳把她拉到房间的角落,拉开遮掩的桌椅,当先钻入了那个通道,他半蹲着身子,打着电筒往下走,因为是开裂造成的缝隙,地面很不平整,他走得有些艰难,不过赛琳达很灵活,一声不吭,紧紧跟在他后面。走到底部的时候,李佳掀开一块遮掩的木板,亮光透了进来,人往下一跳,就站到了学校下方的地面上,周围是学校北边的树林,有茂密的草丛和灌木。

李佳掏出可乐和饼干放在赛琳达的篮子里,做了一个吃的动作,她好奇地看着这些精致漂亮,从没见过的东西,显得很高兴,她把可乐和饼干从篮子里拿出来,把整个篮子的苹果都塞给了李佳。

李佳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的容颜,一边挥手比划,一边叹了口气说:“赛琳达,赶紧回去吧。千万别告诉别人这个地方,这可是一个秘密。”

赛琳达凝视了他一会,指了指天,指了指地,指了指李佳,指了指自己,最后灿然一笑,转身跑钻进了林子。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想不到这里也有类似的说法。”李佳目送她远去,拎起篮子往秘道走去,没走几步他突然一怔,不对啊,她又听不懂我说了要她保密的话,那这些手势是什么意思呢?他仔细回想赛琳达当时的表情和笑容,突然激动地低吼起来:“难道说,明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她还想我约会?!”

————————————————————————

山林中,一个极快的灰色身影在不停地穿梭着,很快来到一个山坳处的小营地。身影窜入小营地的时候,营地里原本坐着的几人都警惕地拿起刀剑,跳起来摆出了作战的姿势。不过当他们看清那个身影的时候,都松了口气。其中一个女子开心地迎了上去:“赛琳达小姐,可把我们急坏了,下次您不能这么冒险了。”

灰色的影子正是赛琳达,此时的她,丝毫没有之前那种天真可爱的样子,浑身透出一种干练之气,脸上还带着几分得意:“尼娜,你们这几天还不是一无所获?最后还得看我的,我不仅混进去了,还把一个傻瓜骗的团团转完成社会抚养费征收186万元;发放低保、五保等各类民政资金180余万元。他连一条秘道都告诉我了,现在我能随意进出魔法师的城堡了。”

“小姐,既然如此,下次我们一起潜入城堡吧。”一个骑士模样的男子问道。

“不要轻举妄动,我现在已经和那个叫李佳的家伙搭上了线,听说他是那位魔法师的表弟,可能在城堡里扮演管家一样的角色,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出来,他有些迷上我了,慢慢接触最好。”赛琳达将可乐和饼干递给其他几人,“你们看,只是吃的东西就能够做得这么精致,一般的魔法师会有这样的实力吗?而且我尝过了,味道很奇怪,但是挺好吃。绝不是我们这片大陆上存在的食物,这些人来历很奇怪,我们必须搞清楚。”

“小姐,怎么能让一个普通人对您起心思呢?我知道那些粗鄙的家伙用什么眼神看女人。”尼娜气愤地说,“应该当场挖掉他的眼睛。”

“他……倒不是那样的。算了,看在他还算有趣的份上,我愿意听他再聊聊。”赛琳达笑着说,“你知道,小丑卖力地表演的时候,我们总得捧捧场。这是贵族应有的礼仪。”

“真是便宜了他。”尼娜还是愤愤不平。

“没关系,最后可以和他算总账的,大不了要了他的小命。”赛琳达笑得更迷人了。



宝宝口臭吃什么调理
绵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丽江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友情链接
上海房产网